疟疾是热带地区常见的流行传染疾病,感染源为疟蚊,经由疟蚊叮咬具有潜藏疟原虫的人体,再叮咬传染他人,造成疫情危害社会。清领时期,台湾常被视为令人闻之色变的「瘴疠之地」,就与这种流行疾病脱不了关係。因此,如何消灭疟疾,是台湾长久以来面临的考验。目前所知,疟疾防治方法可划分为「对人法」与「对蚊法」,前者指的是对人投药,抑制人体体内疟原虫,消灭病原阻断传染;后者是透过各种方式消灭疟蚊、斩断传染媒介,以杜绝疟疾的流行。

日据时期,台湾引入西方抗疟术,种植金鸡纳树以提炼奎宁,并透过行政与卫生监控系统寻找疟患,投药抑制疟原虫,即透过「对人法」渐次控制疟疾感染率[2]。然而,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日本悉将奎宁送往南洋支援战事,也荒废防疟工作,致使疟疾再度爆发。另一方面,台湾遭到美军轰炸,医疗院所倒塌,卫生环境恶劣,台湾总督府遂令民众疏散至乡村避难,并令家家户户都要储蓄消防用水以共体时艰。熟料,民众储水却孳生大量疟蚊,疫情一发不可收拾[3]。战争结束后,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特别提醒来台军队必须随身携带奎宁以求自保,即可见证疟疾疫情之严重。

民国(以下同)34年10月,台湾光复后,因食物短缺、居住环境不佳以及医药物资困乏,加上各项公共卫生落后,更加深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控制疟疾的困难度。根据统计,全台湾人口总计600万人,竟有120万人罹患疟疾[4],人人闻疟色变,社会气氛紧张。值此之际,台湾获得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(UNRRA)抗疟药物与灭蚊药剂,採用「对人法」抑制疟原虫、降低威胁,并组织DDT喷射队,试图扑灭疟蚊,斩断传染媒介,以抑制疟疾的流行。

台湾也获得洛克菲勒基金会(Rockefeller Foundation)的协助,在屏东潮州成立台湾疟疾研究中心,陆续在基隆、台中水里坑(今南投水里)设立野外研究站,投入新药物的试验(图4),冀以提升「对人法」的功效。另外,工作人员同步进行DDT野外喷射、家屋喷射以及河川自动沖流法等「对蚊法」的试验,企求归纳出最有效的防疫模式[5]。

台湾曾被封为「瘴疠之地」,如何达成根除疟疾的成就? Photo Credit: 国发委档管局档案乐活情报提供
图1:防疟人员辅助村民服用药物

36年,台湾省政府成立后,防疟业务逐渐开展,亦将疟疾研究中心改组为台湾省疟疾研究所,隶属于卫生处,由首任处长颜春辉兼任所长,洛克菲勒基金会驻华代表保罗担任副所长,获得该会之资金、药物以及器材等援助,在基隆、台中(图2)、屏东进行药物作用实验与疟蚊调查作业;并选送防疟人员赴国外进修(图12),厚实疟疾知识,也透过国际技术交流,强化扑疟技能。

台湾曾被封为「瘴疠之地」,如何达成根除疟疾的成就? Photo Credit: 国发委档管局档案乐活情报提供
图2:台湾省疟疾研究所人员驾车準备至户外进行清毒

38年,随着国共战争激烈化,洛克菲勒基金会撤出驻华人员、减少援助,台湾潜藏疟疾复发的危机。适逢中国农村复兴运动委员会撤至台湾,关切农村卫生问题,扶植卫生院、卫生所,并与台湾省疟疾研究所通力合作,共同训练防疟人员,落实疟原虫检测作业,强化DDT喷射实务,以及加强防疟教育宣导(图3),为扑灭疟疾而努力。韩战爆发后,台湾获得美国援助,投入防疟实务。41年,疟疾研究所迁至潮州,先后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四年防疟计画、全球疟疾根除计画,澈底落实疟蚊扑灭与患者监控服药作业,完成根除疟疾的目标[6]。

台湾曾被封为「瘴疠之地」,如何达成根除疟疾的成就? Photo Credit: 国发委档管局档案乐活情报提供
图3:卫生所製作防疟疾蛔虫海报

透过国家档案资讯网可查询国家档案,探究光复初期台湾传染病横行的景象,除了疟疾之外,民众亦饱受鼠疫、霍乱[7]、天花的侵扰,由于政府的种种措施,并与国际合作进行防治,才能控制疫情,尤其54年疟疾根除,代表传染病防治迈向新的里程碑。

注释

[1] 档号:0052/0027/1,案名:1949-1951农复会专辑,来源机关:行政院新闻局,管有机关:国家发展委员会档案管理局。

[2] 是项方法,可参见顾雅文,〈日治时期台湾的金鸡纳树栽培与奎宁製药〉,《台湾史研究》,第18卷第3期(民国100年9月),页47-91。

[3] 连秀美,《蚊子博士连日清》(台北:远流出版社,民96年),页55。

[4] 行政院卫生署疾病管制局编,《抗疟实录:疟疾根除四十週年纪念特刊》(台北:行政院卫生署疾病管制局,民94年),页22。

[5] 档案管理局应用服务组,〈扑疟我最棒——得来不易的「台湾地区疟疾根除证明书」〉,《档案乐活情报》,第3期(民96年9月17日)。

[6] 许峰源,《世界卫生组织与台湾疟疾的防治,1950-1972》(台北:国立政治大学历史学系,民104年12月)。

[7] 赵家臻,〈霍乱止步——台湾的公共卫生成果〉,《档案乐活情报》,第94期(民104年4月16日)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