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未必认识真正的自己,那些我们不愿面对的隐性偏见

2005年1月,《华盛顿邮报》(Washington Post)的记者尚卡.韦丹坦(Shankar Vedantam)写了一篇关于我们这项研究的报导。他的一名受访者是同性恋主义者,在受访过程中,她不出我们所料激烈地表达自己支持同性恋的态度。韦丹坦随后邀请她进行内隐关联测验,测试她在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中的潜意识偏好。后来,这名同性恋主义者被自己的测试结果惊呆了。

内隐关联测验显示,她的想法中存在着强烈的同性恋=不好的关联,而不是同性恋=好。一个大脑同时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偏好:一种是大脑反思式心智作用的结果,另一种是自动化心智作用的结果。

对任何一个犀利到能体认这种自我矛盾的人来说,这个发现指出一个实际的冲突。多年来观察 Project Implicit 网站上各式各样内隐关联测验的结果使我们确信,韦丹坦的受访者身上出现的思维系统的分离现象是十分普遍的。虽然大家对此一现象已经习以为常,但每次遇到还是会感到困扰,即使每天面对内隐关联测验的人也是如此。

如果没有测验提供的特殊视角,玛札琳永远无法发现自己反思式心智和自动化心智之间的差距(白人──黑人的态度)。测验传递出一个不容忽视的资讯:潜意识的威力。这是她所体验过的自我启示中最有意义的发现之一,使她对「自我比任何一颗行星都要遥远」的含义有了更加全面的认识。

混血作家麦尔坎.葛拉威尔(Malcolm Gladwell,编按:前《纽约客》杂誌撰稿人及畅销作家。着名作品包括《引爆趋势》、《决断2秒间》、《异数》及《大开眼界:葛拉威尔奇想》)在接受欧普拉的专访时,对自己做内隐关联测验的反应进行了坦诚的描述:

我第一次测验的结果表明我有自动化白人偏好……我对黑人有偏见,轻微的偏见。这个结果让我震惊,因为我妈妈是牙买加人……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那个人就是黑人。而我做了个测验,结果表明我对黑人并没有好感。所以,一如其他人,我又测验了一次。本想可能是哪个环节出错了,是吧?但结果还是一样。第三次测试的结果也一样,简直令我毛骨悚然、沮丧万分、濒临崩溃。

心理学家用解离(dissociation)来描述这种思维系统的崩溃。这个词包含了人类态度和行为的自相矛盾,也是心理学家提出的最有影响力的概念之一,其定义是:解离是大脑中存在的互相矛盾且彼此独立的不同观念。更确切地说,在本书中,我们感兴趣的前后矛盾的观念,主要是指反思式心智与自动化心智的产物。内隐关联测验,就是用来揭示这种存在于意识和潜意识、反思式与自动化之间的巨大鸿沟,它高效地完成了自己的本职工作。

潜意识的想法对我们的判断和观点产生影响,最好的例证来自记忆力出现障碍的患者。在一项研究中,现任职于耶鲁大学的马西娅.强生(Marcia Johnson)和她的同事找来了一群失忆症(amnesia)患者,这些患者都有某种记忆力障碍,他们在罹病以前的记忆都很正常,但患病之后,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记忆就有限了。

这种无法製造新记忆的障碍症会引发十分奇怪的症状。他们可能会记得小时候唱过的歌,却记不起一小时以前听过的。他们很难意识到现在的国家总统早就不是他们患病前的总统了。因为对他们来说,失忆之后的经历都没有转化成为记忆,之后的生活成了来来往往的陌生人和新事件的堆积。

强生向一组病患展示两个人的照片,并且分别介绍两人的资讯。其中一个是非常善良的人,不遗余力地帮助自己的父亲,得到部队嘉奖等;另一个却是劣迹斑斑,偷东西,打架时把别人的胳膊打断。分别听过这两个人的相关资讯后,这些病患接受一个简单的记忆测试。实验人员拿着之前那两张照片让患者进行描述。不出所料,患者几乎记不起这两人的任何资讯。

然而,问起这两张照片中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时,他们的回答都惊人地準确:89% 的情况下能对照片中的两人準确地定性为好或坏。似乎与正常人一样,好与坏的印象在他们的大脑中已经形成。虽然不能有意识地记起确切的印象,他们却能够不假思索、不由自主地对两个人的品性好坏做出正确判断。这个实验同样揭示出自动化心智与反思式心智之间的分歧。或者用强生的话说,「情感」(感觉)和「反思」(理性)之间的区别。

强生实验中的失忆症患者都是神经学家挑选出来的,这些患者都没有正常的记忆能力,然而,他们有时候也具有正常人某些方面的记忆力。这种失忆病理中不同记忆的解离现象,在神经系统正常的人中是否也是如此呢?

相信每个人都有过类似的经验,与朋友说起不久前看的一齣电影,却想不起片名、情节甚至是演员,但能够清晰地记得自己对这部电影的喜爱(或厌恶)之情。即使不记得自己当初为什幺喜爱这部电影,却能清晰地记得自己对电影的好感,这样的经验虽然不能与失忆症患者的戏剧性经验相提并论,却也如出一辙。

关于失忆症患者的研究,为我们探索解离现象打开了一扇窗,并且有助于我们理解潜意识的强大威力。内隐关联测验也为我们的研究打开了一扇窗,不同的是,不管大脑是否受到损伤,都不影响为人类思想提供宝贵洞见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